if.

20120112-134207.jpg

如果命運能選擇
實在太天與地。
真心感覺到
一個人太有尊嚴是好事
但很難生存。
畢竟這是一個只供生存而不理生活的社會。

剛剛訪問了
自中學開始有視障的盧先生
比較文學碩士生
同為文學雜誌義務的策劃編輯。

今天不需要翻譯
不過
心裡的感受更深
學歷不過是一張紙
或許是有這張紙
我們才有面對大社會的幹勁
但原來即使有
或許這張紙更華麗
也不過是一張紙
要跨過的
不只是走進大社會的門檻
而是埋藏於心裡的自我城牆

文人的那種憤世的心態在看不見的世界顯得更刺眼。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