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son.

唔知咩原因 好怕要離開 離開環境、心境、人 咩都怕 見到人地咁灑脫好羨慕 我有時重會想 填補那缺口。後來又想我何德何能? 當周耀輝說 當年離港10年。到阿姆斯特丹定居 沒有原因走 現在回來了 也沒原因 我才發現甚麼是真正的灑脫 Advertisements

Angry bird.

我有很多習慣 習慣是沒有原因 一旦打斷就毫不保留的崩潰了。 知道這說法太沒理由 個性這本來就沒理由 今天沒帶電話 靜靜的過著 回家發現家裡好多人 不喜 覺得星球被侵略 連休息的空間也沒有 早知在街遊蕩才回來 「今天晚上很早。」 心想早個屁呀 不喜二 爸爸睡了我的床 說實在 床是我最不可侵犯的神聖地方 無論多累、多想休息 沒有洗澡我是不會碰他 連倚著出不 真的得討厭 很憤怒 很憤怒 就像一隻憤怒鳥一樣 不喜三 工作 不喜四 不明白為何有20件事等著我 還有daily東東 今日錯地名 罰了100。 我是真心有點想不幹了。 太多無無聊聊無無謂謂的事在進行。 種種不喜 令我由藍變紅 心情不能平復 忽然又想起 上星期定立了新年目標 謹慎。謹慎。 怒火退了一半 不斷提醒自己 謹慎。謹慎。 圖為定立目標後所拍的照片 樹為我的見證人。

What’s going on?

What’s going on? 這是我每天都問的問題。 和睡眠沒有關 就是每天都帶著一大舊石頭出去 開始發現不是每天都把袋中的東西收拾就可以整理乾淨 或許就是這種大上大落的周期 讓我喘不過氣來。 頭也痛了。 黃韻玲就像是荒漠中的甘泉。 太好呢。 想著她說話的樣子 就像一種安慰 我明白妳。

Start from here.

好耐無見 生活日復日。年復年。 唔知咩原因 工作動力下降 即使有獎金2000多元 亦未有增加半點士氣 有時我在想 我是否太不知足 想要的生活怎麼有100種 待不待 對於我來說不太重要 我在學 想照著沿路地理過渡每世紀 我在相信 下個彎有站 前面尚有燦爛 不快不急 就按著自己的步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