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

心情真係差到貼地 IO唔中意我 就可以阻我獨家專訪 重可以答啲垃圾黎 我可以做嘅只繼續搵佢 而唔想助長佢唔做野 有人唔中意我 可以腥訊息鬧我 但係係誤會。我又可以點? 我可以做嘅只係講對唔住 解釋都無用 好被動 好懦弱 可以點? 我唔成熟? 點先成熟? 好奇怪。。。

扭.

昨天在聽筒的另一個遠處 不停控訴這個世界對她的傷害 她強調 自己是平凡人 但受過最不平的高等教育 有著無人能及的學歷 可惜世界就這樣對她 「你是要為我爭取甚麼嗎?」 私底下我同情她。 但我不是。 我只是想將實情告訴大家 再由大家定奪。 這是我一直以來工作的宗旨 「請我吃飯,就可以面談。」 我不會。 從來都不會是交換條件。 不過 她覺得我錯了 /這個世界很多這種人。不用意外/ 這個世界有時候 就是這麼歪七扭八 有時候 真讓我好難過好難過 脆弱的人很多很多 但青紅皂白 應該不難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