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已經四年。

是四年沒有再來這裡 原來已經過了這麼久 一段感情都可以逝去這麼久 是晚失眠了 開初只是咳 後來完全睡不著 時間一點一點的過 雖然過了一晚 看著看著卻是四年 好難想像啊 這照片是三年前拍的 自己再看一眼也覺得很藝術 看著自己的文字 也想不起來那時候的自己 再過些日子 我應該也想不起今天失眠的自己 在這後花園 好像可以放膽 將自己的一些秘密大聲宣告一樣 我好想說: 「不管多難走,能在一起真的很很很美好。」 Advertisements

擁抱回憶.

一年又一年 所有突發情感會淡化 卻會突然又來:) 刻意沉重我便太假 所以我也是輕鬆的過:) 不過 思念是一種很玄的東西 如影隨行 無聲又無息 出沒在心底 每次想起妳 眼淚總是湧到框框 然後就忍住! 說真的 我享受在想妳的過程:) 喜愛擁抱回憶.

第一樂章(的前奏).

|| 升小一的我 盼著指頭在黑白鍵上跳躍 當年鋼琴老師嫌她年紀太少而不獲取錄 四弦琴由後備變了正選 全因媽媽一句:「小提琴和鋼琴都一樣的,就先學學吧!」 由一開始對音樂充滿好奇與期待 慢慢地變成了重擔 全都是為了滿足父母的要求 反叛時代也隨著千年蟲而來臨 七年的中學生涯 鎖定目標考好公開試、入好大學 卻在音樂路上成為了半途而廢的遊魂野鬼 終於擺脫了填鴨教育 在大學生活多姿多采 修讀新聞與傳播學系 一天在課堂上 居然看了莫扎特、貝多芬的電影 然後回家就不停回看電影樂團演奏的情節 有一次在電影院裡看到卡拉揚與柏林愛樂在六十年代演出 貝多芬第七、第九交響樂 在貝九的六十五分鐘 身旁的友人昏昏欲睡 我卻哭足一小時 像看了催淚韓劇一樣,眼也腫了 與其在屏幕上看重播 不如看現場演奏 所以兩年多來 看到有趣的音樂會我就去欣賞 心裡盡是羨慕 好想有在台上表演的機會 即使只是一個小配角 在大學三年級 決定重新踏上音樂路 心底裡多了一種熱愛 感恩遇到了一個滿有熱誠的好老師 他說:「不要怕遲,只要努力。」 對我沒有一點點的嫌棄 慢慢把我對拉琴的信心找回來 同時參加了大學的室樂團 一群熱愛音樂的青年聚聚頭 才發現音樂並不是架鎖而是分享 完成了大學學位 我順理成章成為了一名記者 同時也考到小提琴八級 從前考過兩次都不成功 只會埋怨老師不會教 後來才發現 是因為自己對音樂根本沒要求 怎麼拉、怎麼彈也不會好的 一次到演藝採訪 一個外國小子專程由美國飛來香港學中樂:「要趁後生,學更多。」 這句話鑽入我的心 同時在心裡吶喊:「我也要!」 在小、中、大學 […]

老套的送舊迎新.

翻看日記. 記下了不少刻在腦裡的小事情. 我也分不清楚, 究竟是因為記下來所以特別記得 還是那些事情本來就讓我怦然 我是一個懶人 若是不曾失去 根本不會尋找 失去的不可惜 背包裝著空氣 過去, 讓它過去 來不及 真的超級感謝 讓我向外奔跑 我甚麼也沒有 不猶疑不留戀 也從來不強求 後來, 我學會了 如何愛 lost AND found 是一個最好的總結.

屈.

心情真係差到貼地 IO唔中意我 就可以阻我獨家專訪 重可以答啲垃圾黎 我可以做嘅只繼續搵佢 而唔想助長佢唔做野 有人唔中意我 可以腥訊息鬧我 但係係誤會。我又可以點? 我可以做嘅只係講對唔住 解釋都無用 好被動 好懦弱 可以點? 我唔成熟? 點先成熟? 好奇怪。。。

扭.

昨天在聽筒的另一個遠處 不停控訴這個世界對她的傷害 她強調 自己是平凡人 但受過最不平的高等教育 有著無人能及的學歷 可惜世界就這樣對她 「你是要為我爭取甚麼嗎?」 私底下我同情她。 但我不是。 我只是想將實情告訴大家 再由大家定奪。 這是我一直以來工作的宗旨 「請我吃飯,就可以面談。」 我不會。 從來都不會是交換條件。 不過 她覺得我錯了 /這個世界很多這種人。不用意外/ 這個世界有時候 就是這麼歪七扭八 有時候 真讓我好難過好難過 脆弱的人很多很多 但青紅皂白 應該不難分吧

Black.

記事 20120502 買琴譜! 第一本brahms. 買碎花衫 失而復得的傘 做傑出學生訪問 獨個兒享受午餐 跌爆電話屏幕竟以為是爆保護貼還在傻笑 換了新電話盛惠一七零零港元正 換了新保護貼盛惠二二零港元正 發現同人撞衫了 發現衫爛了 OT了 完

nightmare.

原來我有試過紀錄夢境 我想記下2個最近發的惡夢. 1. 我們一行很多很多人. 很多是教會的人 更多不認識的人. 一起很高興的在大排檔食大餐 突然有一位朋友在樓上跳下來. 在夢裡的感覺. 就像我自己在跳一樣. 我不敢上前. 不過最後仍是衝上前. 看不到她. 因為. 我已迫自己醒了. 醒了. 畫面還在. 心跳還在. 2. 有一天我們一行4人(不記得有誰)像是去探監. 本來也是好好的, 很和諧 突然有一個男人(是無線的演員)拿出一根人頭大的大頭針. 插入像是獄卒的女守衛的頭頂. 她死了. 我看到了. 而他看到我看到了. 就想對付我. 我好像是跟他火拼了一會兒. 然後 又迫自己醒了. 醒了. 畫面還在.